锐磊生活之窗-告诉你锐磊正在发生什么,涵盖理财、时尚、热议、数码、生活、女人帮等资讯,全面介绍锐磊,汇集即时、出游、健康、爱车、推荐、热图等最新信息...
logo
banner
首页图标 首页 > 讲坛 > 正文

失散四年终回家 遗憾父亲刚离世

2017-11-21 15:20:07 来源:锐磊生活之窗 浏览:
分享到:      

弟弟细心地为阿雯把脉,知道她身体健康就放心了。

阿雯(右二)在家人的陪伴下回家。

大洋网讯 “回家,回家。”26岁的阿雯(化名)仿佛意识到当天就能与亲人相认,一早就在宿舍里来回踱步,嘴里念叨着要回家。

自2013年被送入东莞市救助管理站,阿雯在这里已经待了4年,因精神问题,她几乎没有说过话,工作人员也无法知悉其姓名、住址等信息。直至近日,救助站的社工才偶然发现线索并联系上了她的家人。

前日上午,见到亲人的阿雯发出了爽朗的笑声,这是四年里,她笑得最开心的一次。可遗憾的是,阿雯再也见不到对她百般疼爱的父亲了,就在上月26日,他因车祸离世。“也许,这就是命运弄人吧。”阿雯的弟弟悲伤地说。

四年前

患精神病离家出走

离家四年,又因曾经受伤,阿雯的容貌已有所改变。但前日上午,阿雯的弟弟阿帆仍一眼就认出来,这就是他的亲姐姐。而当阿雯见到弟弟,也一改此前木讷的表情,愣了一下后,一动不动地盯着弟弟的脸,发出“咯咯”的笑声。跟着父亲学过中医的阿帆细心地为姐姐把脉问诊,看到姐姐身体健康,阿帆放心了不少。

阿雯是惠州博罗人,小时候就是个学霸,中考时以优越的成绩考上了县里最好的中学。“可惜的是,到了高三后,因为学习压力大,又加上我姐性格比较内向,很少会跟家里人聊天,久而久之出现了精神问题,时常会出现幻觉。”阿帆说,不得已之下,阿雯曾请假一段时间回家调养,好转以后,她又返回学校读书,“但我姐又遇到了恋爱的打击,同时成绩也开始下滑,多重压力之下,她的病情又加重了,所以只能再次休学回家。”阿帆说。

从那时起,阿雯时常会离家出走。家人曾把她送到离家60公里的医院治疗,可令人没想到的是,身上没有一分钱的她,硬是步行走回了家。

“前前后后,我姐一共失踪了十几次,最远的一次去到了安徽,最严重的一次还遇上了车祸,膝盖受伤动过手术。”阿帆掀起姐姐的裤腿,膝盖的伤疤依然清晰可见。也就是这一次车祸之后,家人坚决不让阿雯再去上学,但精神时好时坏的阿雯依然没有放弃大学梦,自己拿钱坐车回校重新上学,强迫自己学习,最终又再次精神病复发。

2013年4月9日,阿雯再次离家出走。这一走,就是四年。其间家人多方寻找,依然杳无音信。

四年后

写下姓名成寻亲线索

这四年来,阿雯一直待在东莞市救助管理站(以下简称“救助站”)。2013年4月上旬,阿雯被警察送到了救助站,但因其时阿雯精神出现问题,工作人员还没来得及登记信息,她就被转送到了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了。直至2013年5月下旬病情好转,阿雯才被送回了救助站,并登记了照片等信息。

“四年来,阿雯很少说话,也从来没透露过自己的姓名和相关信息。”救助站社工熊军民说,直到最近一名社工发现阿雯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名字,但写完名字后,无论社工如何沟通,她都不愿意写出其他信息。“只知道一个姓名的信息,要找到她的家人对我们来说无异于大海捞针,但我们也已经把她列入了重点关注对象。”熊军民说。

今年11月15日,在救助站一名护工的沟通下,阿雯在纸上又写出了“博罗县”“龙溪镇”等几个字眼,后来又写了父亲的名字。熊军民根据这些信息,花了两天时间,辗转找到了当地一名村干部的电话,“这名村干部告诉我,他所在的村并没有姓张的人,但他给了我一个隔壁村的村干部电话,说隔壁村有姓张的人,让我打电话问问。”庆幸的是,当熊军民说出阿雯父亲的名字时,对方立刻表示他们村的确有这个人,是当地的一名医生。至此,熊军民终于找到了阿雯的家人。

“很遗憾,如果我们能早点找到我姐,可能我们的父亲就不会去世了。”阿帆说,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中医,上月26日,他出诊回家途中发生车祸,当场离世,“如果早点找到我姐,我爸当时可能就在家里照顾她,或许就不会遇到车祸了。”

文/广报记者王其琪

图/广报记者石忠情

相关阅读:父亲 遗憾 回家 年终
右侧图片